海伦体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泳

郎咸平警惕2008年金融危机重演

来源: 作者: 2019-11-10 20:04:29

【东音社按】对2008年金融危机,郎咸平教授认为:第一,怎样发生的,没说清楚;第二,怎样处理的,没谈明白;第三,对中国有什么影响,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在08年世界金融危机10周年之际,我们重新整理了郎咸平教授2008年旧文,以供读者反思,警惕美国引爆的世界金融危机,以一样的方式在中国重演。本文整理自《郎咸平说:谁也逃不掉的金融危机》,经东方出版社授权发布。

郎咸平警惕2008年金融危机重演

要说清楚2008年金融危机,只要弄懂“次级债”(学名叫“资产证券化”)和“信贷挂钩票据”这两个概念,就明白了其产生的机理。

1:什么是次级债?为何次级债的“传染性”这么强?

有必要从“金融工程”(Financial Engineering)讲起,由于这是整个金融创新的基石和出发点。我们先想想甚么叫“工程”,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土木工程师在修高速公路时都做了甚么?用铲土机和载重卡车把大量的土石方从高地移到洼地,然后再一层层填上石头、砂石、石灰等各种材料,每一层还要用压路机夯实,最后再在路面上铺一层柏油。简单说来就是,把本来在不同地方的材料以新的结构和组合填到别的地方去,结果就是高地变低,洼地变高。

金融工程也是用一样的方法来建构的。就拿按揭来说吧,通常是银行向个人发放贷款,然后在30年里按月收取利息,那末,如果把同期类似的几万笔个人贷款全都一次性卖给某一个独立机构,那这个机构实际上就跟买债券差不多:一次性付出一笔本金,然后分30年按月收取利息,最后一次性收回本金。

这样对银行有甚么好处呢?银行把自己有限的资金盘活了,同时利润被急剧放大:比如之前要拿出10亿元资本金来发放一批个人贷款,必须要等上30年才能再收回来;而有了这个机制以后,即使打九折出售,现在就可以收回9亿元,拿出去继续放贷,并且这9亿元的贷款还可以再卖出去,再换回8.1亿元……这样循环下去。通过等比数列的知识,我们可以知道,有了这个机制,这10亿元的资本金就可以发放100亿元的贷款,这样银行就可以把利息收入放大10倍,在资产范围不变的条件下,盈利水平会急剧上升。而实际上,金融工具越是创新,这个折扣就越小,这个机制能够放大的倍数就越大。

这对这家收购贷款的机构有什么好处呢?首先,它不用开设一家分行,就可以涉足商业银行业务。换句话说,它在取得一样信贷收益的同时,却没必要建立如商业银行一般庞大的风险稽核机构和柜台业务。更重要的是,它不是商业银行,所以不会遭到商业银行那样的严格监管,自然也就不必保持那末高的资本充足率。可是问题在于,它从哪里筹集到那么多资金去收购银行贷款呢?

第一个来源固然是自有资本,不过问题在于,如此高风险的企业,其资产的本质就是五花八门的贷款包,你还能期待它们创造出高于平均利率的回报吗?那怎么办呢?资金本钱公式(资金本钱等于贷款利率和股东要求回报率之加权平均数)告知我们一个捷径,就是能不能得到更便宜的贷款?

可是商业银行好不容易把贷款放出去了,难道会给你提供更便宜的贷款?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向市场发行债券。但是问题在于,对这类业务模式风险如此之高的企业来说,它筹集资金的本钱怎样可能比收购商业银行的贷款还低呢?其资产的本质就是那些贷款啊。所以,它发行债券的本钱最最少要比贷款的平均利率高吧?不过,你小视了信誉的价值,特别是美国政府信誉(或换个更准确的说法:金融霸权)的价值。在美国,从事这1业务(学名叫“资产证券化”)的机构中,最大的两家就是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它们不是政府部门,也没有美国政府部门提供担保,相当于我们中国的事业单位。所以我虽然身为金融学博士,可是到今天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同意把中国那么多的外汇储备用来买这类企业发行的伪国债。

简单地说,这类金融工程就是大家认购某一家机构的债券,这家机构拿钱去把个人住房贷款成批买回来,然后把每个月收到的利息作为其发行债券的利息分给大家。那末具体是怎样运作的呢?什么是次级债呢?次贷危机爆发后,我们又为什么谴责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呢?

之前大家是怎样借钱的呢?一群信誉良好的人想借钱,比如要买房子或买汽车,想借一万美元。他们需要通过中介机构来借,中介机构要做甚么?要负责搜集材料,包括申请人的收入证明、税单等等,看你够不够资历借款。中介机构负责进行第一关的审核,它如果认为申请人够资历借款的话,就会把资料拿到下一关去,那就是银行。银行根据这些资料,再进行第二关的审核,如果审核通过,银行就会把1万美元贷给借款人。在中国贷款的话就到此为止了,但美国不同,在美国还有后面的环节,也就是我们前面介绍的金融创新。

后面是什么呢?那就是银行借出1万美元,它就减少了1万美元的资金,它就不好运作了。但是美国有非常发达的金融市场,所以银行可以把这一万美元转化成债券卖掉,卖给谁呢?可以卖给投资银行,像美林(Merrill Lynch &Co.)等,或卖给房利美和房地美。简单地讲,房利美和房地美就是美国政府的事业单位,是帮助美国老百姓买房子的。因此当银行把1万美元债券卖给房利美和房地美以后,房利美和房地美就会再把它分割成面额1 000美元的债券,叫做房地产抵押债券。听起来很不错,很漂亮,这类债券是由房地产做担保的。而且真正的房地产贷款只有7成,相当于用十成的房地产来担保7成的债务,你还担心什么?好了,1万美元的贷款可以分割成10张债券,每张面额1 000美元,然后再卖出去。卖给谁呢?卖到美国的金融市场,外国政府可以去买,老百姓也可以去买。

那末保险公司在这个进程中承担甚么职责呢?就是为这些1 000美元一张的债券提供担保,担保其会支付。而且这个担保的保单很有意思,保单还可以再卖,还可以再到金融市场上去卖出。

那么,什么叫次级债呢?就是本来不够资历贷款买房子的人,也让他们贷款买房子。财务报表不过关,家庭收入不足,税单也没有,怎么办呢?这些人要贷款的时候,中介机构就说,这样吧,我提供给你一笔贷款,但是你必须在一般的浮动利率之外再加几十个基点来付按揭,由于现在的利率水平非常低,所以你还是能还得起的。这样金融机构放出了高息贷款,而且回头就可以把贷款风险通过前面所讲的方法完全转嫁出去,所以这笔生意对它们来讲简直是求之不得;而那些本来买不起房子的人也可以大量买房了。看起来好像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郎咸平警惕2008年金融危机重演

但是隐患在于:万一利率走高怎么办?第一,不良贷款率上升,比如美国次级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从2.5%升到了5%左右。但是这对金融机构来说是无所谓的,由于信贷风险已通过前面所讲的方法完全转嫁出去了,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银行的损失是由于直接发放次级贷款造成的。第二,顺势绑架大多数老百姓,由于数据表明,绝大部分的美国老百姓还是在忍气吞声地为金融机构买单。

金融机构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还是经不住诱惑,故意放水,制造出大量的次级贷款。并且自始至终,那些可怜的美国老百姓从来没有被告知过,利率会高到甚么程度。美联储对此却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长时间刻意保持低利率,希望以房地产市场来刺激经济。大家都在天真地空想一种情形:第一,房价会延续上升,所以“把房子卖掉再用按揭买回来”这类迅速获得大量可支配收入的方法,对个人来讲实在是妙不可言,对银行或购买房地产抵押债券的机构来说,反正有持续增值的资产做抵押,没什么好怕的;第二,总会有足够多的因素让利率一直保持很低的水平。

可是为什么次级债的“传染性”这么强呢?前面不是说信贷风险都转嫁出去了吗?怎样这么多金融机构还是中招了呢?贪婪啊,贪婪!它们发现用这些衍生金融工具赚钱的速度比传统业务快很多,因此纷纭成立业务部门来参与这种交易。以往封闭在一家银行里的坏账,现在充斥了全部市场,而其风险却随着金融衍生工具产品的广泛零售而加速放大。至于缘由,前面已提到了:首先,它不用开设一家实体分行,就涉足了商业银行业务。换句话说,它在取得一样信贷收益的同时,却没必要建立如商业银行一般庞大的风险稽核机构和柜台业务。更重要的是,它在取得这类收益的同时,却不必保持那么高的资本充足率,并且可以使用杠杆性融资进一步放大利润。铁的事实就是:拖垮具有11.6万名员工的全球最大保险公司——美国国际团体(AIG)的罪魁祸首,居然是该团体只有377名员工的伦敦子公司——AIG金融产品公司(AIGFp)。过去7年,AIG金融产品公司支付给员工的薪水总额达35.6亿美元,员工的平均年薪超过100万美元。而根据资料表露,在这波金融海啸中侥幸逃过一劫的高盛,竟是AIG最大的商业伙伴,假设AIG不保,高盛可能要蒙受200亿美元的损失。

2:信贷挂钩票据怎样被说成了债券?

在中国香港,现在闹得最凶的,非“雷曼兄弟迷你债券事件”莫属了。它居然惊动了立法会参与调查,并且在地区直选及功能组别均以压倒性票数,通过援用《权利及特权法》调查雷曼“迷你债券”事件。雷曼兄弟担保的“迷你债券”总价值约127亿港元。不过,自始至终,新闻媒体乃至立法会议员都称其为“迷你债券”,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信贷挂钩票据,在香港的推销名称为“迷你债券”,是一种特别的金融衍生工具,虽然名称为债券,其实根本不是债券,而是一种高风险的金融衍生产品。这类产品在美国都不允许零售给个人投资者,基本上最专业的投资者——美国的几大知名养老基金都很少涉足这类产品。

大家知道香港的金融机构是怎样向个人投资者推销的吗?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迷你债券”胜过银行定期存款。而且一直都是以“迷你债券”来称呼产品的,让投资者以为它跟债券差不多,就是把大额债券拆分成小面额的债券以利于零售。当你询问为何回报率更高时,得到的解释通常是:“发行商一般利用来自投资者的款项买入抵押品,然后做出若干‘掉期’(就是债券互换以下降风险,读者不需要知道细节)财务安排,从而令发行商得以将产品的潜伏整体回报率提升至高于传统银行存款利率的水平。”这里有误导吗?没有!可是你听明白了吗?我相信你肯定如堕五里雾中,买卖合同中有非常详细而专业的解释,可是我敢肯定你只会更迷茫。因为从一开始你就以为这是债券,而回报率之所以比一般利率高,应该是跟其他债券的道理差不多,也就是说这家机构的信贷评级没有美国政府那么高(毕竟跟美国国债评级一样高的公司不超过10家,而其中没有任何一家银行)。

这种金融产品本质上其实是“信贷挂钩票据”。甚么意思呢?简单来讲,发行时,把这笔钱交给发行人,发行人再把钱借给雷曼,雷曼拿些东西来交给发行人作为抵押;到期时,如果雷曼定期足额还钱,那么发行人就依照承诺的利率付给投资者利息,并返还本金,但是如果雷曼倒闭了,那么投资者就成了雷曼的直接债权人,能收回多少钱就要看雷曼的抵押品值多少钱了。发行人为了促进销售,依照抵押品价值的不同分成几类不同的票据,固然是抵押品价值越低的,许诺的利率就越高。可是银行的投资顾问会像我这样清楚地告诉你吗?不可能!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明白,他们自己推销的“迷你债券”根本就不是债券!这类产品不是不能赚钱,但问题是其中触及的信贷风险,连这些财务顾问都不知道应当怎样估算,更不知道是如何影响产品定价的(这类推导和计算进程,足够开一门博士生水平的课了,而能教这门课的人更是寥寥可数,我在沃顿读过这门课,我记得我最后考试拿了B,不好意思,成绩不太好)。

郎咸平警惕2008年金融危机重演

说到这里,我请大家仔细想想:香港的雷曼“迷你债券”事件波及如此之广,难道是由于金融创新吗?仅就此种产品来说,这类金融创新真的是有必要的吗?那么,应当受谴责的是谁呢?首先,肯定是那些信托责任沦丧的财务顾问和零售银行。其次呢?雷曼兄弟?它可真是冤啊,它根本不是发行人啊!香港证监会声明显示,“迷你债券”是pacific International Finance Ltd.所发行的信贷挂钩票据的品牌。换言之,这些首先被谴责的人其实不过是替罪羊。谁的替罪羊?pacific International Finance Ltd.这家公司?它也不过是为了这个特别目的而临时开设的公司(SpV),事情结束以后就关门了,人也跑了,这样的机构有千千万。但是,是谁批准了这类产品颇具误导性的名称——“迷你债券”?所以,在考问金融机构信托责任的同时,我们也应当问责金融监管部门是否是真正实行了严刑峻法的职责,因为我的观点一向是:要通过严刑峻法让你不敢没有信托责任!

3:为什么不救雷曼兄弟?

雷曼兄弟也并不是无辜,恰恰相反,雷曼兄弟之所以落得如今的下场,正是由于信托责任的沦丧。

在雷曼兄弟公司出现危机以后,英国的巴克莱银行想出资17亿美元,收购已亏损20亿美元的雷曼兄弟公司。你知道雷曼想怎样吗?你一定不敢相信,雷曼的8名高级主管竟然要求支付给他们25亿美元的红利,你能相信吗?你能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类人吗?你们这些高管把公司都弄垮了,他人来帮助你,来收购你的公司,你的公司已亏损了20亿美元,收购金额也不过17亿美元,你们这8位高管居然要求对方再给你们25亿美元,怎么会有这类事?这就是雷曼兄弟公司做出来的事。

雷曼兄弟公司的8名高管根据“金色降落伞”条款,要求依照合同约定支付给他们25亿美元。本来公司被收购,股民得到利益以后给你一个“金色降落伞”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毕竟钱不多。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雷曼的股价大跌,几近为零了。股民已损失得没法想象了,你还要按照合同执行“金色降落伞”条款?

这个没有良知的华尔街,这类压力简直让国会议员们吃不消,大家都吓死了。由于大家都需要看选票,如果全美国的选民,全美国的老百姓对这群丧失信托责任的华尔街的贪婪之徒如此痛恨的话,就会让美国的议员们很难投票。所以这一次美国政府提出了7 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1送到众议院,众议院的议员们心里就凉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很多人在选民的压力之下不敢投赞成票。共和党提出的议案,最后我们竟然发现,共和党的议员大部分都投了反对票。为什么?由于共和党在美国历史上一向被认为是富人的党,而民主党则被认为是穷人的党,这些富人的党的民意代表、议员们为了停息众怒,不敢投赞成票,因此共和党的大部分议员都投了反对票,这就是美国7 000亿美元救市方案第一次国会表决时没有被通过的缘由。

可是以后产生的事情,严重得没法想象,7 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未获通过,美国股市随即大跌。美国那么多平民老百姓的退休金,基本上都放在了美国股市里,股市大跌的结果自然会殃及这些无辜的老百姓。在这类压力之下,美国政府又说话了,看吧,看吧,你们不投赞成票,老百姓不支持我们,什么结果呢?大家都玩完了。以此来威胁老百姓,而在这个时候股价一直下跌,老百姓没有办法了,因此反对的压力渐渐减轻了,由于情况实在太严重了。

这是老百姓的想法,那末那些金融大鳄是怎样想的呢?它们给政府一句话:你买单吧,不买单我就继续砸盘。如果大家具有一定的金融知识,看看美国国债市场的情况就能够看出端倪了:市场不缺钱,只不过钱都从股票市场、货币市场、期货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流到国债市场去了。尤其是看看雷曼倒闭对货币市场的冲击,你就可以知道市场中的流动性是怎么回事了,也就是钱都逃离股市了。实际上,以巴菲特为代表的一股气力一直成心借机低价买入优秀的银行股票,但是管理层不同意他们提出的刻薄条件。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金色降落伞”政策,假定巴菲特收购了雷曼,第一件事恐怕就是把雷曼的高管全部开除。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正是雷曼的“金色降落伞”政策使得金融大鳄们决定放弃对它的解救。这样的“杀鸡儆猴”的策略也的确有吹糠见米之效,以后被收购的投行高管再也不敢提任何苛刻条件。要知道高盛要求巴菲特注资时的语气几近乞求,最后居然同意以高息优先股的方式接受巴菲特的注资,事实上当天巴菲特就能做到账面盈利。

事实上,金融市场永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要诡谲。

相关推荐